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很多時候很多事,也許我會一時的迷茫和不快,但我從來沒像今天這樣不開心過。 淚水就像關不掉的水龍頭一般 好累好累,今天我什麼都不想做。 在失去他音訊的幾個月裡,我痛苦,沉淪,每天幾乎24小時的等待, 我曾對他說,希望有一天每天可以把不重樣的茶點做給他吃,他說他期待著 所以意面從南意學到北意,從優格學到和果子,別人都驚訝我的手藝,可是又如何呢 即使我把所有日本名家的甜品全學會,他還是不會回來 不會回來 如果冷淡能消磨我的決心和意志,那麼他錯了 他太低估了我對他的愛 也許會有游移,也許會有糊塗,也曾想過放棄,但是我始終記得他叫什麼,而我愛他 手機壞了,換了個新手機 突然有一天我聽到鈴聲響起,上面閃爍著未知號碼的時候,我的心有多麼的跳躍,我以為是他,可是那卻是一個不知名的外地號碼 我的手機裡永遠存著那個他曾經使用過的已是空號的號碼,換了新的手機,仍然不忍刪去,知道他不會也不可能再用,只是因為是他的。 別人給了我一個更好的手機號,我不肯換,因為我的手機號要為他而保留 我的頭髮大把的脫落,在健發中心裡,小姐問我,你每天睡幾個小時,我說兩到三個小時,在小姐的驚呼聲中我的眼晴開始濕潤,我沒有委屈,從來都沒有,只是你在哪裡,你還好嗎,真的好嗎  在小區裡又遇到了那個開著車向我問路的男孩子了,他已經是第二次問我他的家在哪,我覺得好笑,這一次我終於想聽聽他後面的話是什麼,當他說他和女朋友分手從美國回來時,我脫口而出的那句話居然是,“美國哪裡和上海有12個小時的時差?”當我對著他說,不要因為分離而分手的時候,當他說太苦了的時候,我的聲音早已走調。我知道自已有多失態。可是他不知道,我想說的是,如果我能像他那樣自由的往返兩個國家,如果僅僅是因為距離,那又算得了什麼。如果他那樣也算苦,那麼我連續幾個月24小時的守候又算什麼,苦得從來不是漫長的等,而是那始終的杳無音訊。 他,忘記了,他什麼都忘記了,我曾對他說過,我會等他,等他回來。 我知道,他要我以後一個人好好的生活,他要我樂觀積極的活著 他要我走,他不要我等他 如果這個結果是他想要的,我會給他,我從來都不會違逆他的意思 只要他開心, 我的朋友說,他怎麼可以這樣呢,怎麼可以不回來呢 她慫恿著我重新開始新的感情。 可是誰又會愛我呢,誰會愛一個心裡深藏另一個男人的女人呢 從認識他開始,我就一直在等他,一直等,習慣了,他給了我慢長的時間去習慣 其實許多許多事我都明白的,只是有時候愛情讓我變得盲目 在他去美國的時候,我曾在他的專屬博客裡寫下了給他的最後一封信,我不知道他是否還會記得那個博客的名字和密碼,其實在我心裡我並不想他有一天會真的打開那封信。我更不想發往他的郵箱,我在愛中矛盾著。 他要我走,我就走,可是等和愛從來都只是一個人的事,我信守我的諾言。我會一直等他,哪怕他不回來 在漫長的歲月和時光裡,精進的是我的手藝,潰爛的是我的傷口, 知情的人誰都知道他成了一個我永不能碰觸的傷口,提起他,淚已落,準確無誤,分秒不差。 不是我多愁善感,只是那種哀傷折磨的叫人支離破碎。 可以吃飯,可以玩耍,只是無人可以替代他。 我曾對他說,你再找我有用嗎,其實他不知道,我騙了他,在我心裡,他是我永遠無法抑制和拒絕的深情。 我認了,所以我等  人魚的眼淚其實就是我的眼淚。在廚房裡從21:00到早上的7:00,每一次在想他的時候,我都會把深深的思念和愛埋藏在食物裡 有時候一直在想,放棄算什麼,如果能用我今生來世的所有去換取和他的相聚,那麼我仍然會覺得上蒼實在是太便宜了我 文章來源:桓傅故里 |Peggy Phillip dot | 花卷 |醜醜媽媽的部落格 | Dispatches from the Coast |韓火火 It's Amazing... | Adventures in Motherhood |小舟心理咨詢熱線 | 趙晏彪的BLOG |魏得勝的BLOG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北方的春天是素潔、安靜的,雖然已到了三月底,背陰處還略有一些積雪沒有融化,正午的時候,溫暖的陽光雖然照射不到它,卻也開始燃燒起來,腳踩上去酥脆、鬆軟,殘雪周圍的地面水潤潤地。陽光能照射到的地方,吸足了一冬天的精靈,泥土芳香柔軟,輕輕踩上去,鞋子便凹了進去,泥土裡似乎有了一波蠕動的胎動,我彷彿能感覺到它身軀裡的生命力,那是來自於腳下的草根,雖然覆蓋在它身體上的仍然是去年的枯葉,但此時此刻,它正在醞釀著新的生命。 天空不覺間露出了恬淡的慈祥,陽光溫酒一樣,沉醉著穿過明淨的玻璃窗,風的表情也不再僵硬,把樹枝匆匆變軟了。風箏在高處飄搖,散佈著黑土地上飛揚的春的消息。用不了兩天嫩綠的小草就破土而出了,人們會欣喜歡暢:春天終於走近了我們!隨著一棵、兩棵、一片、兩片,片片小草的競相奔湧著到來,北方的春天終於有了色彩,不再寂寥、素然。 在它盡情奔跑的時候,也會撞見一棵森森大樹,當下的喜悅,是帶著感動的。小草沉醉了,流連臣服於大樹下,享受著烈日下的陰涼,在微風中愜意地左搖右擺,聆聽著千葉萬葉的細語,時而揚起它那細細的身軀仰視著這棵婆娑偉岸的大樹,大樹站得高,看得遠,時常對小草講許多它不知道的新鮮事,小草越發對大樹充滿了敬仰,小草真想就這樣守住這棵大樹。年年歲歲,時光荏苒,大樹被一茬又一茬的小草簇擁著,它知道永遠都不可能和大樹相溶在雲裡,與其卑微,不如選擇遠方。於是,它戀戀不捨地告別大樹,摸索著奔向森林深處。在這裡小草又遇到許多大樹和許多它叫不上名字的山花,哦,這裡真是一個奇妙的世界,從此,小草就愛上了這裡,愛上了這裡的霧靄與夢幻,愛上了這裡淡如水的長流。 草根最懂得人情世故,它們頭上沒有光環,所以緊貼著地面,冷眼觀望著時間表裡那些早就安排好的一切,這也難怪,與週遭的一切生機相比,草是一種過於低調的存在,它們的夢想只限於超越自己渺小的心力,從容中藏著淡定,謹慎地舉起劍一般的葉子,卻從不期望給外界任何傷害,也不去憧憬果實,冬去春來,榮枯無恙。 有大樹和花朵的地方必有草根,有草的地方卻不一定有樹與花。一片綠茵茵草坪沒有樹與花來點綴也一樣美麗。 文章來源:雙胞胎伊蓮的BLOG |好父母的BLOG | vivi的BLOG |﹏`暖暖部落格 ●′ | Mariners weblog |mm180的BLOG | 於平的BLOG |九州出版社 | 安武林的性情文字 |今天我做熱女人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午間一小時」相當於八小時工作中的一次「中場休息」。不少寫字樓白領並不僅是把它當成吃一頓飯的時間,而是挖掘出其中的潛藏價值。   走樓梯,放鬆身心   長時間用電腦辦公,工作節奏快,上午的工作量又大,中午時不少白領常感身體疲乏。用餐時間,不妨避開擁擠的電梯,走走樓梯,讓心情放鬆,身體也得到了鍛煉。   到美容院,享受一小時   對於許多愛美的白領MM來說,中午一小時去附近做個美容,順便躺一躺,按摩一下,下午可以更加精力充沛地投入工作。午休相約同事去做個指甲護理,邊做邊聊聊生活和工作,也是放鬆一招。   MP3,調整情緒   午間一小時是一天工作的「緩衝期」。午間時間,一些工作效率高的白領們會先整理當日上午的資料,將其分門別類;然後帶著筆和本子,在餐廳裡找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邊進餐邊制定下午的工作計劃,並理清一些工作頭緒,調整工作狀態。   飯後,聽聽MP3或在寫字樓的休息廳裡看看雜誌,也能調整工作中的不良情緒。   說笑話,優化關係   「午間約會」在寫字樓白領中悄然流行。就常約在附近工作的朋友一起逛商場,或在附近的咖啡廳談心,短短的半小時裡,友情悄悄延伸,並不因繁忙的工作而減色。   「午間一小時」也是和同事優化關係的黃金時段。午休與同事、下屬一起講一些幽默故事、談談家常、八卦一下時下的流行時尚和明星動向,也許同事間的關係能變得更加融洽。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炎炎夏日,秀出一雙修長而勻稱的美腿,該是何等賞心悅目的事情啊!巧用食療可以塑造出光潔的美腿。   維E防乾燥   炎炎夏日,MM們都喜歡躲在空調房裡,但這樣皮膚卻幹幹的,腿部保濕可用內外兼修法。外用可用優質初搾橄欖油按摩腿部,其次用維生素E加蜂蜜做個腿部「面膜」,對改變白領一族坐在空調環境裡導致腿部乾燥的情況非常有益。而適量進食一些堅果和大豆類食物,如核桃、芝麻、杏仁、黃豆等可防止皮膚乾燥和脫屑。   食療一雙美腿   要想腿型好首先就應該營養均衡,而想要腿部的皮膚光潔無瑕,要「挑吃」以下食物:   膠原:增加皮膚彈性   富含膠原蛋白的食物   市面上許多護膚產品都含有膠原成分。而在一些食物如豬皮、花膠、雞腳中等都含有大量的膠原蛋白,經常食用可以通過胃腸道的吸收讓您的美麗由內向外散發出來!   維C增加光澤   多進食一些富含維生素C的食品,如葡萄、蘋果、草莓、奇異果、橙等,可減少腿部皮膚淤斑的出現。此外,維生素C還是很好的天然抗氧化成分,可阻止黑色素的沉積,有利於保持腿部肌膚的光澤。每天要進食兩種以上抗氧化指數較高的水果。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3 Reads)
石頭巨人真的這樣重嗎?不見得,復活節島的石像遠沒有人們所傳說的那樣重。我們知道,海洋中的火山島都是由玄武岩構成的。玄武岩十分堅硬,很難加工,比重一般為3—3.2克/立方厘米。若按此計算,復活節島上最大的石像高21.8米,肩寬2.5米,截面近5平方米,扣除砍掉的30—40立方米岩石,剩下來的石像重量就有50—80噸,甚至上百噸重了。聽起來這很有道理,但是是如何呢?用來雕刻石像的材料不是玄武岩,而是凝灰巖和層凝灰巖,有的甚至是浮石,它們之中只有某些岩石的比重達到1.7克/立方厘米,而大部分岩石的比重都小於1.4克/厘米3。至於浮石,它的比重就更輕了,它乾燥後,比水還要輕,會浮在水面上,所以才叫浮石。因此,最大、最重的帽子至多也不超過5噸。復活節島的大部分雕像高度為3—5米,10—12米的雕像並不多,只有30—40尊,它們的重量至多也不過10多噸,大部分雕像的重量還不到5噸。想當初,水手們毫不費力地把一尊雕像裝上小船,運到輪船上去,因為它根本就沒那麼重。不久前,人們對復活節島上的雕像進行修整,15噸的吊車就把最重的雕像吊起來安放到阿胡上去了。可見雕像並非人們說的那麼重。   不僅石像的重量被大大誇大了,普卡奧的重量也被誇大了。看上去直徑達3米、高為2‧5米的大帽子的確令人肅然起敬,重量似乎是驚人的。海爾達爾認為一個普卡奧足有5只大像那樣重。但不要忘記,普卡奧是由普那帕奧火山的黑色凝灰巖,即浮石造成的。這種浮石曬乾後就會浮在水中,只有裏面吸足了水才會沉下去。拖運這種由比重比水還輕的岩石製成的大帽子用不了花費太大的力氣,五個人就能搬動一頂直徑為1米的普卡奧。而且,用來製造普卡奧的岩石也很容易加工,用普通帶鋸齒的刀就能把它切割下來,用錘子敲擊它,岩石表面雖不致碎裂,但也會出現皺紋。很明顯,復活節島上的古代雕刻家非常瞭解浮石的這種特性,他們制好帽子後,不是搬著他到處跑,而是把它滾向阿胡,再放到石像的頭上去。因為當普卡奧在地上滾動的時候,它並不破碎,而是稜角都沒了,變成了圓形。況且,復活節島上的雕像並不都是戴帽子的,戴帽子的雕像只不過是一種例外。迄今為止,人們只發現30座戴帽子的雕像,而且這些戴帽子的雕像又都站立在有浮石層的地方。毋庸置疑,帽子就是在石像附近造好的,然後再順著用石塊疊成的腳手架滾到雕像的頭上,而不是抬上去的。許多人認為,復活節島巨大的石像先是在拉諾洛拉克火山採石場裏雕刻出來,然後再運到海邊,並在那裏為它們修建阿胡。雕像的帽子是在普那帕奧火山採石場立志成的,然後再運到海邊。最後,人們把巨型雕像放到阿胡上,再給它們戴上帽子。這聽起來很有道理,但事實卻並非如此我們已經說明了普卡奧是怎樣製成,又是怎樣戴到石像頭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