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從圖書館下來,看到了滿樹的蔥綠,我不得不說:春真的來了! 但是,當我走進小林中,卻發現還有一些樹正在“過冬”,掉著落葉,炫著華麗的舞蹈。也許生命就是這樣,生死不會被規定在某個時間,華麗的一轉身,說不定就是永遠定格的最後一回眸。 聽說校園的櫻花已開,開了四五天了。我卻沒有去看她,看她美麗的模樣和嬌氣的微笑。去年我還帶著即將入土的手機,給她拍照留念,而今年?有了一個像樣的手機,卻不敢去為她留下最美的瞬間。我怕我會記住她可愛的模樣,然後目睹她死去的淒涼,從而勾起心中的憂傷。 走出小林,我到了櫻花盛開的地方。有人正在用高分貝的相機捕捉著她最美的瞬間,那個人時刻換著姿勢,好讓他有最佳的角度、最好的視角、最棒的光線將最美的櫻花留在相機裡。但這留住的是她麼?我想這是一個呆板的她,一個沒有生氣和活力的她,她只會成為展示品而非藝術品,因為真正的藝術是她——活著的時候,在枝頭最善意的最美麗的最甜蜜的微笑。 也有幾個女子流連於樹下,不停的對著她評頭論足,指指點點。 一個女生說:“你看,這朵真美啊,和你一樣美!” 那個被間接誇讚的女子謙虛說道:“呵呵,我哪裡有她美啊?美麗如花,恐怕我這輩子都比不上她了呢!” 先前的那個女生就安慰道:“你別灰心喪氣啊,你那麼美的。再過幾天這些花兒就落了,到時候她們就不美了呢!” “是啊,到時候她們就香消玉殞了,多麼可惜啊!”被誇讚的女子唉聲歎氣,似乎在感歎自己的生命,因為不久的將來,香消玉殞不正是她的命運麼? 也有孩童從樹下經過,嬉戲打鬧。有個小傢伙竟然吵著他身邊的大姐姐,希望她幫他摘一朵白色的櫻花。那個大姐姐似乎不願意,因為她不想讓美麗的櫻花死在自己的手下。她委婉的拒絕了那個小傢伙的請求:“花兒離開了樹椏就會死去,你願意那麼美的花兒死去麼?” 那個小傢伙趕緊搖頭,大聲嚷著“不願意”。我看在眼裡,卻樂在心裡,覺得他太滑稽可愛了。想得到的東西卻被別人一說就放棄了,我想要是當年的我肯定會自己爬上樹去摘一朵吧。現在的小朋友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也受到了父母無微不至的關懷和保護,已經很少有小朋友會爬樹咯。 我依依不捨的走過櫻花樹,欲抬頭卻不敢抬頭,我怕被她看到我臉上的憂傷。雖然它們沒有寫在臉上,但我知道我的憂傷是瞞不過她的,因為我看到了風過處她的顫抖,她是在為我哭泣麼? 一陣風吹過,顫抖過的櫻花飄落。一朵,兩朵,三朵,四朵,五朵……我在腦海裡數著,數著,再也數不過來。風越來越烈,櫻花的舞蹈也越來越絢爛和多彩,那是她在用血和死亡舞蹈,舞出生命最後的軌跡,讓人永遠銘記的死亡之舞。我的心更傷了,因為我目睹了這悲傷的一幕,目睹了櫻花的死亡。 可我也目睹了她從容赴死的大度和坦然,她沒有憂傷,我能感覺到她在笑。不信,請仔細聽聽那風聲中的樂音,正是她低吟的歌唱。她不敢放聲大唱,因為她怕被世人看穿,看穿她是一個會唱歌的仙子。她確實是仙子,如此美麗和聖潔,開放在伊甸園的大學校園,開放在每一個大學生的眼裡,也靜靜的看著一對對情侶相依相偎,纏綿悱惻。 她羨慕那些少男少女,卻也為他們的未來擔憂著。她希望他們能永遠走下去,而不是暫時的激情使然,不是因為一時的衝動和刺激而在一起。她曾經目睹了一對對的情侶,也看多了分手的男男女女,現在她又要看一次,她心裡的憂傷又有誰能懂呢? 她落到了地上,閉上了眼睛,很歡愉的閉上的。她沒有遺憾,她來過這個世界,這已經足夠了。況且上帝還讓她看到了兒童,少男少女,青年和老人;也經歷了風雨陽光的洗禮;還遇到了情侶的分分合合,卿卿我我;而在落地的剎那,也碰到了一個少年——孤單,憂傷,彷徨,思緒凌亂……但她卻看出了他的思維從沒有停止思考,他在活躍著它,想像著美好的童話。 那個少年就是我,因為我也目睹了她,她淒美的劃下落幕的舞,然後就此沉寂下去。那些地上的,陰溝裡的,草地裡的落花,全被我看在了眼裡,我為她感傷,卻也為她快樂。當她落下帷幕的剎那,我相信她也帶走了我的憂傷。 她在落下的時候,悄悄的吻了吻我的耳朵,輕聲說道:“如果生命是一場無休止的遇見與別離,我不想看見滿目的蒼白無力,如果時間是一場輪迴的記憶更新,我想恩寵自己,不要滿滿的疼惜。” 什麼意思?我努力思考著這句話,卻猜不透她的真諦。她遇見和別離?她的記憶在更新?她在輪迴?她難道有人的靈性麼? 也許是吧,不然她就不會從樹的那邊飛到這邊來吻我了! 遇見與別離的無休止,輪軸一樣的往復,那就是生命的模式。我們無能為力改變那種轉動,猶如我們的思維一樣,它是活的。時間確實需要記憶不斷的更新,才會讓我們的腦容量活躍而不會變得陳舊。如果,你想恩寵自己,就不要讓自己在頹廢中變得無力,尋找屬於自己的生活。學著去尋找那種屬於你的生活吧,慢慢去感知、疼惜,總有一個愛你的人疼你惜你,而你也疼惜他(她)!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愛麗絲永遠被關在一個小黑屋裡,她總是蜷縮在牆角,聽不到任何聲音,感覺不到寒冷飢餓,腦海裡想到的也總是無盡的黑暗。 直到有一天,黑暗的屋子裡投進了一束細小而明亮的光。眼前的光線中站著一個男孩。 你是誰?愛麗絲輕輕地問。 我是你內心裡還殘存的唯一的光明。男孩微笑著說道。空氣裡飄蕩著安靜。 這裡只有你會很寂寞吧,我會一直在你身旁,你可以把我當作夥伴。男孩又說道。 愛麗絲仍蹲在牆角,不說一句話,男孩靜靜地陪在她的身旁。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一天愛麗絲突然說:外面的世界對我來說很可怕。我很害怕和討厭外面的世界,雖然很喜歡那個有許多小動物的地方,但在那裡總是被別人受欺負,也經常被欺騙。我討厭撒謊和鬥心眼,但在那裡不這麼做自己就會不好過,就會被別人欺負。所以我鎖上了心靈,把自己關在了這裡。 逃避並不能解決問題,你要學會面對。討厭外面的世界是因為你沒有遇到一個可以讓你感受到溫暖的人。從現在起,回到那裡吧,你總會遇到一個可以讓你敞開心扉的朋友!即使再遇到挫折,有了他的陪伴和支持,你將不會再感到寂寞,而是勇敢面對!男孩站起來,向愛麗絲伸出手:來,離開這裡,去學會面對和成長,我會一直看著你。愛麗絲抬起頭,看著這個純淨如天使的男孩,光線撒在他的身上,顯得格外美麗。愛麗絲把手伸了出去,兩人的手握在一起時金色的光頓時照亮了黑暗,兩人一起從這裡消失了,只有一片金色的羽毛緩緩飄落在地上,這裡也許將不再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