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很多時候很多事,也許我會一時的迷茫和不快,但我從來沒像今天這樣不開心過。 淚水就像關不掉的水龍頭一般 好累好累,今天我什麼都不想做。 在失去他音訊的幾個月裡,我痛苦,沉淪,每天幾乎24小時的等待, 我曾對他說,希望有一天每天可以把不重樣的茶點做給他吃,他說他期待著 所以意面從南意學到北意,從優格學到和果子,別人都驚訝我的手藝,可是又如何呢 即使我把所有日本名家的甜品全學會,他還是不會回來 不會回來 如果冷淡能消磨我的決心和意志,那麼他錯了 他太低估了我對他的愛 也許會有游移,也許會有糊塗,也曾想過放棄,但是我始終記得他叫什麼,而我愛他 手機壞了,換了個新手機 突然有一天我聽到鈴聲響起,上面閃爍著未知號碼的時候,我的心有多麼的跳躍,我以為是他,可是那卻是一個不知名的外地號碼 我的手機裡永遠存著那個他曾經使用過的已是空號的號碼,換了新的手機,仍然不忍刪去,知道他不會也不可能再用,只是因為是他的。 別人給了我一個更好的手機號,我不肯換,因為我的手機號要為他而保留 我的頭髮大把的脫落,在健發中心裡,小姐問我,你每天睡幾個小時,我說兩到三個小時,在小姐的驚呼聲中我的眼晴開始濕潤,我沒有委屈,從來都沒有,只是你在哪裡,你還好嗎,真的好嗎  在小區裡又遇到了那個開著車向我問路的男孩子了,他已經是第二次問我他的家在哪,我覺得好笑,這一次我終於想聽聽他後面的話是什麼,當他說他和女朋友分手從美國回來時,我脫口而出的那句話居然是,“美國哪裡和上海有12個小時的時差?”當我對著他說,不要因為分離而分手的時候,當他說太苦了的時候,我的聲音早已走調。我知道自已有多失態。可是他不知道,我想說的是,如果我能像他那樣自由的往返兩個國家,如果僅僅是因為距離,那又算得了什麼。如果他那樣也算苦,那麼我連續幾個月24小時的守候又算什麼,苦得從來不是漫長的等,而是那始終的杳無音訊。 他,忘記了,他什麼都忘記了,我曾對他說過,我會等他,等他回來。 我知道,他要我以後一個人好好的生活,他要我樂觀積極的活著 他要我走,他不要我等他 如果這個結果是他想要的,我會給他,我從來都不會違逆他的意思 只要他開心, 我的朋友說,他怎麼可以這樣呢,怎麼可以不回來呢 她慫恿著我重新開始新的感情。 可是誰又會愛我呢,誰會愛一個心裡深藏另一個男人的女人呢 從認識他開始,我就一直在等他,一直等,習慣了,他給了我慢長的時間去習慣 其實許多許多事我都明白的,只是有時候愛情讓我變得盲目 在他去美國的時候,我曾在他的專屬博客裡寫下了給他的最後一封信,我不知道他是否還會記得那個博客的名字和密碼,其實在我心裡我並不想他有一天會真的打開那封信。我更不想發往他的郵箱,我在愛中矛盾著。 他要我走,我就走,可是等和愛從來都只是一個人的事,我信守我的諾言。我會一直等他,哪怕他不回來 在漫長的歲月和時光裡,精進的是我的手藝,潰爛的是我的傷口, 知情的人誰都知道他成了一個我永不能碰觸的傷口,提起他,淚已落,準確無誤,分秒不差。 不是我多愁善感,只是那種哀傷折磨的叫人支離破碎。 可以吃飯,可以玩耍,只是無人可以替代他。 我曾對他說,你再找我有用嗎,其實他不知道,我騙了他,在我心裡,他是我永遠無法抑制和拒絕的深情。 我認了,所以我等  人魚的眼淚其實就是我的眼淚。在廚房裡從21:00到早上的7:00,每一次在想他的時候,我都會把深深的思念和愛埋藏在食物裡 有時候一直在想,放棄算什麼,如果能用我今生來世的所有去換取和他的相聚,那麼我仍然會覺得上蒼實在是太便宜了我 文章來源:桓傅故里 |Peggy Phillip dot | 花卷 |醜醜媽媽的部落格 | Dispatches from the Coast |韓火火 It's Amazing... | Adventures in Motherhood |小舟心理咨詢熱線 | 趙晏彪的BLOG |魏得勝的BLOG |